五巨头共铸中国石油安全

2004年3月2日,哈萨克斯坦总理艾哈迈托夫颁布命令,责成哈政府及国家石油天然气公司于2004年着手兴建中哈石油管线第二期工程,即阿塔苏-阿拉山口-独山子一线的输油管道。
2004年3月1日,哈萨克斯坦总统纳扎尔巴耶夫在会见来访的阿塞拜疆总统阿利耶夫时表示,哈对美国牵头的从里海到地中海的巴库-第比利斯-杰伊汉管线非常感兴趣,哈希望通过该管线出口石油。
2004年2月27日,哈能源与矿产部长什科利尼科夫宣布,哈正与俄罗斯就里海管道财团提高从阿特劳到新罗西斯克的石油管线的效率问题进行谈判,提高哈俄石油管道的年运输量势在必行。
一周内3次重要的表态绝非偶然。由于中、美、俄三国的加入,哈石油领域的争夺已日趋白热化。不过,哈总理的表态无疑给中哈管线项目吃了颗定心丸。
华盛顿阻挠中哈石油管道计划
中哈石油管线西起哈萨克斯坦里海岸边的石油之都阿特劳,经过中国石油天然气集团公司(中油集团)购买的阿克纠宾油区,东至中国新疆独山子的炼油厂,长约3000公里,预计耗资30亿美元,设计年输油能力2000万吨,将来可能提高到5000万吨。
2003年春,全长448.8公里,从中油集团购买的肯基亚克油田到阿特劳的石油管线作为中哈管线的第一期工程,已经正式投入运营,目前的输送能力为600万吨。从阿塔苏到独山子的二期工程全长1240公里,即将开工。三期工程连接肯基亚克和阿塔尔,全长1344公里,将把中哈输油管道全线贯通。
根据国际能源组织的统计,由于用电量和汽车拥有量的大幅增长,中国已经取代日本成为世界第二大石油消费国。2003年中国进口的石油超过7.33亿桶,比前一年增加30%以上。专家认为,中哈管线的建成将为中国提供长期、稳定的陆路能源供应。
但美国智库战略预测公司日前撰文指出,有迹象表明美国正竭力阻挠这条管道的兴建,以遏制中国的崛起。文章指出,中国石油进口主要是水路。中国没有一支能够在公海巡逻和控制海上石油运输通道的大型现代化海军,在能源安全方面处于劣势。中国到波斯湾的海上石油运输经过菲律宾、越南、新加坡和印度等国,只要在这条漫长的海上石油供应线上切断任何一处,就能对中国的经济命脉构成威胁。但在未来的几十年内,中国似乎很难通过扩充海军舰队来达到保障其海上石油供应线安全的目的。因此,寻找可靠的陆路石油供应势在必行。
连接俄罗斯西伯利亚东部的安加尔斯克与中国大庆的石油管道因为日本的介入而前景未卜。这使得中哈石油管线的重要性迅速凸显。而根据美战略预测公司的材料,哈政府以及哈石油天然气公司目前都受到来自美国的强大的压力,要求它们不要将中哈石油管道计划付诸实施。美国不愿看到它对中国的优势因中国政府改善能源安全形势的努力而受到影响,希望中国仍然受制于对海路石油供应的依赖。
2003年7月,中海油及中石化在购买英国天然气公司在哈北里海项目股份受挫,原本志在必得,但却功亏一篑。有分析家指出,壳牌和埃克森美孚的“横刀夺爱”后面不可能没有美国政府的介入。
美国要将哈石油引入巴杰管道
美国对中哈石油管线的影响主要体现在以下三个方面:通过对哈的政治军事经济援助来施加压力、说服国际金融机构放弃对管线的贷款,以及将哈萨克斯坦石油引入巴杰管线。
2003年,美国共向哈提供了9200万美元的援助,其中用于安全方面的就达4920万美元。美国承诺维护里海安全,向哈提供了用于海上巡逻的船只和雷达,帮助哈组建里海部队。
美国防部长拉姆斯菲尔德2月底访哈期间,同哈政府讨论了有关里海石油安全的问题。美国将在2004年向哈提供420万美元的军事装备,帮助训练哈萨克斯坦军队。做为交换,美国很可能提出了要求哈方重新考虑中哈石油管线的问题。
此外,根据外电报道,华盛顿一直在试图说服欧洲开发银行、世界银行等多家国际信贷机构拒绝为耗资30亿美元的中哈石油管线投资。
中美两国的争夺还体现在对油源的争夺上。
里海地区横跨欧亚大陆,石油天然气资源丰富,被称为21世纪的战略能源基地,根据美国能源部1993年的统计,里海石油储量在500亿到1900亿桶之间,而其中的40~50%都集中在靠近哈萨克斯坦的里海大陆架地区。
哈目前仍然是能源型经济,石油出口占国家经济的重要比重。目前,哈石油主要是通过从阿特劳到萨马拉(俄)的管线和里海管道财团从田吉兹到新罗西斯克(俄)的管线出口,约占哈石油出口总量的70%。俄哈两国每年都要就哈的出口分额进行商议,配额经常成为两国政府在其他问题上讨价还价的筹码。
为减少对俄罗斯石油管道的依赖性,哈萨克斯坦一直在寻求石油出口的多元化。1997年,在哈方的提议下,哈政府与中油集团签署了修建中哈管道的协议。由于担心哈当时的石油产量无法满足管道的满负荷运转,项目被束之高阁。近年来,里海大陆架勘探工作取得了巨大进展,哈石油产量也稳步增长,中哈管道项目又开始提上日程。因为中俄管道生死未卜,中哈管道便受到格外关注。
然而,中哈管线项目的进展惹恼了力图控制里海石油资源的美国。它深知石油出口在哈经济中所占的地位,控制了哈石油出口的主要管道,就等于是抓住了哈的软肋。
于是,美国开始牵头修建巴库-第比利斯-杰伊汉管线,管线全长1760公里,经阿塞拜疆、格鲁吉亚到土耳其的地中海港口。1999年11月,管线签约协议在伊斯坦布尔举行。当时的美国总统克林顿也出席了签字仪式。2002年9月,巴杰管线工程举行了奠基仪式,计划2004年年底完工,2005年春投入运营。
巴杰管道运营困难重重
然而,巴杰管道设计输油量是6000万吨,目前阿塞拜疆的石油产量只有约1000万吨,其余部分只能靠哈萨克斯坦提供,而哈2003年的石油产量也不过5127万吨。巴杰管道没有哈萨克斯坦的参与是绝对亏损的,这是业界公认的,而哈总统办公厅副主任乌瑟姆巴耶夫2003年年底曾说过,哈萨克斯坦只有到2013-2015年间,才能有多余的石油通过该管线出口。
近日,哈萨克斯坦宣布,里海大陆架卡沙干油田的大规模开发因为复杂的气候和地质条件,可能会推迟两三年,所以近期内哈石油产量不可能急速提升。
哈萨克斯坦石油进入巴杰管道首先需要通过油轮运输到巴库,对安全要求很高。而目前里海沿岸5国伊朗、俄罗斯、哈萨克斯坦、土库曼斯坦和阿塞拜疆尚未对里海划分问题达成一致,对水域的管理也缺乏协调。
哈的重要港口都在里海北部,水位过浅,大油轮很难通行,而冬季结冰也会对油轮运输带来麻烦。油轮原油一旦泄漏,将给原本脆弱的里海环境带来更大灾难。
最令人担心的还是管道安全。管道所经过的3国,阿塞拜疆有纳卡冲突悬而未决,格鲁吉亚隔车臣很近,而土耳其不久前的恐怖事件令人恐慌。为了防止国际恐怖势力袭击,美国提议成立由管道经过的三国共同组建反恐部队。管道的经营成本因此增加。
巴杰管道开工至今,一直面临资金不到位的问题。2004年2月,在美国的再三要求下,世界银行、欧洲开发银行等10多家金融单位才签署了关于管道投资的一揽子协议。巴杰管道何时能正式投入使用,目前还是个未知数。
哈方对中哈合作前景非常乐观
哈国家石油天然气公司总裁卡拉巴林在接受《国际先驱导报》记者采访时表示,中哈石油管道第二期工程预计5月签约,七八月将正式动工,2006年初建成。他说:“我们对中哈石油前景合作非常乐观。”
中哈管道的可行性论证已经通过。由于不经过第三国,也不用铁路或者油轮运输,安全系数高,加上中国对石油的需求量一直稳步增长,所以具有很大的投资潜力。现在的金融信贷市场已经不是政府指手划脚的时代,即使欧洲开发银行放弃,也会有有远见新的金融机构加入进来。目前中哈管线的资金已经没有问题。
中油集团是1997年进入哈萨克斯坦市场的。7年来,中油集团在哈投资6亿多美元,树立了良好的企业形象,跟哈政府和国家石油天然气公司的合作开展得很顺利。
哈萨克斯坦深知其在全球能源格局中的地位。一直致力于发展跟美国、俄罗斯和中国的友好合作关系,在石油出口问题上也兼顾三个大国的利益。有关专家认为,中哈石油管道是个长期工程,符合中哈两国的利益,所以无论美国如何地施加压力或示好,要阻挠这个将给哈带来巨大利润的石油管道项目恐怕会相当艰难。
由中国石油集团公司、中国石化集团公司、中国海洋石油总公司、中国中化集团公司和上海久联集团公司联合组建的上海石油交易市场有限公司于2004年3月成立,该公司的上海石油交易市场将于2004年6月以前在浦东正式开放。这个重大举措将决定今后中国石油交易更加市场化,同时也为今后兑现入世承诺,完全开放成品油市场做准备,从而有利于保障国家石油安全。
市场化跟进
据有关人士透露,即将成立的上海石油交易市场有限公司注册资金总额为1.05亿元人民币。前述五方各占股比分别为23.81%,23.81%,19.05%,19.05%和14.28%,预计2004年6、7月间投入试运行。该市场希望在初期吸引到包括石油生产厂商、用户和交易商在内的大约100家会员参加交易。新组建公司的董事长将会从中石油与中石化集团派出的董事会成员中产生。而上海久联集团公司为原上海商品交易所、上海金属交易所、上海粮油商品交易所等三家期货交易所整合组建而成的上海大型国有集团公司,集团公司所在的位于上海浦东的交易大厅将成为未来上海石油交易市场的交易场所。
这个上海石油交易市场以致力于健全现代石油市场体系、为企业和社会提供优质高效的专业化石油交易服务为主要宗旨,选择石油产品中远期合约(包括仓单)现货交易为切入点,逐步建成为石油交易提供场所和保障服务的全国性石油交易市场。也就是说,产销商两方无须见面,就可利用市场交易场所进行合约买卖、转让。交易品种将包括汽油、柴油、煤油和燃料油。
据筹备组介绍,上海石油交易市场是业内人士经过十多年的科学探索,最终作出的现实选择。该市场使石油交易的政策性与商业性有机融合,并在使其商品属性大于金融属性方面进行了大胆实践。在建立和完善市场机制、交易规则的同时,强调以实物为后盾,鼓励实盘交易,禁止无实物保障的卖空行为,最大限度地避免由于过度投机给社会、市场和企业可能造成的不稳定后果。而且,该市场积极发展仓储业务,有效增加商业石油储备,实现石油市场商业化、现代化和国际化。
为期货市场铺路
上海石油交易市场筹备组明确强调,上海石油交易市场不进行期货交易。而上海证管办期货处有关人士也证实,即将成立的石油交易市场没有纳入期交所系统,不属期货交易范畴。
据了解,上海与北京在1993年都曾成立过石油期货交易所,进行原油、汽车、柴油和燃料油的交易,但由于投机行为过度而遭到政府整顿,于1994年被关闭。此后,石油期货这一国际期货市场中最大的交易品种在国内一直没有启动。近年来,国际石油价格波动频繁,而中国对原油进口的依赖度又不断加大,因此业界一直有重建石油期货交易市场的呼声。
但是目前我国恢复石油期货交易仍然存在相当顾虑,其中非市场化的油价就是首先要解决的前提。那么,建立一个现代石油市场则相当必要。但它的建设是在我国石油市场化改革进一步深化、加入WTO仍处于过渡期形势下进行的,有一个改革、开放和市场机制建设三者协调发展的过程。现阶段,石油管理体制和流通体制正在进一步改革,石油交易机制还需规范,石油现货市场尚不发育,上海石油交易市场选择中远期合约交易为切入点,既可进一步完善石油现货市场,规避投机炒作,又可引入国际先进交易方式,建立规范的市场交易机制,最终形成与国际接轨的现代石油市场体系,形成切合实际的改革、开放和市场建设的互动体系。
着眼未来、融入国际,为石油石化企业提供公开、公平、公正的石油交易服务,建成面向国内外的现代石油交易市场,是该市场的终极目标。因此,有消息透露,此次上海交易市场有限公司的建立将为进一步的石油期货交易铺路。
参与国际石油定价
有关专家表示,如果市场条件和相关环境成熟,石油期货交易仍旧是该市场的未来目标。不少专家认为,推出石油期货,可以逐步改变我国企业被动接受世界石油价格的局面。期货的三大功能就是价格发现、规避风险和增强市场流动性。
中国石油企业协会秘书长刘学实介绍说,我国石油价格的决定机制经历了单一计划价格、双轨制价格、油价并轨以及与国际石油市场价格接轨几个过程。当前国内原油的价格由国家计委以新加坡、鹿特丹、纽约三地期货交易市场加权平均价格作为中准价,成品油价格根据此中准价不定期地进行调整。这种价格形成机制决定了我国石油市场价格的被动性和滞后性。尽管我国油价与国际接轨,但仅仅表现为价格水平的被动接受,我国虽拥有巨大生产量和消费量却无法参与对石油价格的决定,这是非常不公平的。
而2003年的“油荒”主要是因为国内石油市场存在天生的缺陷,即定价机制的被动性和滞后性。推出石油期货,可以让国内的石油生产企业和消费企业以及经销商和贸易公司共同加入对石油价格的决定中,从而提供一个能够真实反映国内客观的供求关系的基准价格,进而参与石油的国际定价。
不过,也有持不同意见的人士认为,尽管期货交易多是通过平仓、现金交易的方式进行清算,但石油是一种各行各业都必需的动脉物资,市场参与主体多是与其有关的实体性公司,交割率会比较高。有交割就会产生贮藏和运输问题。作为流体和易燃、易爆物品,石油的管理更难,大批量的存放、运送都是企业不得不面对的新问题。从这个意义上说,上海石油交易市场近期开展石油期货交易则有相当难度。
保障石油战略安全
作为世界第二大石油消费国,维持石油价格的稳定,加强国家石油安全在中国正变得越来越迫切。按照入世承诺,2004年12月1日起,我国将放开成品油零售,2006年12月1日以后要放开批发市场。有分析人士认为,上海石油交易市场的建设有利于保障国家石油供给安全。同时,近几年由于世界政治经济形势风云变幻,国际石油价格也随之剧烈波动,1998年原油价格最低价每桶只有9.13美元,到了2000年,油价就涨到高达每桶37.81美元。在2001年油价回落,但是9·11事件又使得油价暴涨至31.05美元,随后又跌到17~18美元。2002年由于伊拉克战争等因素影响,油价又涨到每桶30美元左右。由于我国石油价格与国际接轨,国际石油价格频繁波动,极大地影响了国内石油生产加工企业、石油消费企业以及石油贸易企业的正常经营,给它们带来了巨大的无法估量的风险。
我国是石油生产和消费大国。据资料显示,2003年我国已经成为仅次于美国的世界第二大石油消费国,全年原油消费量达到2.5亿吨以上。2003年我国主要成品油产量1.65亿吨,成品油进口2875万吨,比2002年增长40%。预计2004年全国原油产量达到1.72亿吨,比2003年增长1.8%,而原油消费需求量将达到2.75亿吨,为缓解不足,进口原油数量将会超过1亿吨。
这样大的市场,如果没有安全保障机制,将危及中国经济的发展。上海石油交易市场的正式启动和功能的不断完善和规范,将对我国国民经济发展产生积极影响,对世界特别是亚洲石油交易市场发展起到举足轻重的作用,并将进一步加速世界石油市场重心向中国的位移。如果将来期货交易也能进入该市场,将充分发挥期货套期保值的基本功能,从而改变过去因无法直接参与外盘交易进行套期保值,面对国际油价的大起大落束手无策的困顿局面。

Copyright(c)2004 chchi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中国化工资讯 北京赛潮文化发展有限公司

E-mail:saichao@263.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