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国油气资源战略调查获重大突破

在我国管辖海域全方位进行的新一轮油气资源战略性调查,新发现一批重要的含油气局部构造,提交了第一批预选井位,初步计算我国海域油气资源量可达400亿吨以上的油当量。特别是在我国南海深水海域首次发现巨厚中生代地层,沉积地层厚度超过万米,为进一步开展深水领域油气资源调查指明了勘探方向。
国土资源部负责人表示,我国油气资源战略调查取得的新突破和新进展,为缓解我国油气资源紧张的局面,保障国家经济建设的持续稳定发展提供了有力的支持。
据中国地质调查局提供的情况,通过新一轮海洋地质调查并结合我国以往油气资源勘探成果,我国管辖海域又圈定38个沉积盆地,经综合评价计算共有油气资源量351至404亿吨石油当量,其中近海海域11个沉积盆地油气资源量可达213至245亿吨石油当量。
调查首次在我国南海北部陆坡区发现了被誉为“21世纪新型高效新能源”的天然气水合物的一系列重要地球物理标志,获得了其存在的重要证据,表明在该海域极有可能存在储量巨大的天然气水合物资源,仅西沙海槽区就估算其远景资源量达45.5亿吨油当量。这一发现不仅使我国跻身于该领域的世界先进行列,而且对我国未来的能源建设和经济的可持续发展也将产生重要影响。
地质工作者还通过开展西藏羌塘盆地油气资源评价预测,深化了对盆地构造演化、地层层序、油气成藏条件的认识,评价了盆地油气资源潜力,初步证明羌塘盆地是我国陆上油气勘探程度最低的大型盆地。
温家宝总理在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中明确提出,必须在加快石油等矿产资源勘查的同时,坚持增产与节约并举,把节约放在优先位置。这不仅是当前解决供需矛盾的迫切需要,也是缓解我国资源环境压力的长远之计。必须切实转变经济增长方式,各行各业都要杜绝浪费,降低消耗,提高资源利用效率,形成有利于节约资源的生产模式和消费方式,建设资源节约型社会。只有这样,才能适应不断变化的新的形势,有力保障全面建设小康社会对于矿产资源的需求。
在过去的25年里,中国创造了国内生产总值年均增长超过8%的世界奇迹,但与此同时,在资源、环境等许多方面也付出了巨大的代价。中国未来的经济发展已没有可能再通过粗放型、能源消耗模式来实现。因此,我们必须重新审视原来的发展模式,树立全面、协调、可持续发展的科学发展观。可持续发展道路含义甚广,但其中一个层面是通过更有效率地使用能源,将能源使用率提至最佳水平,然后去推动经济发展。可以预见,今后的经济形态应当是资源节约型的能效经济,而能效的提高和可再生能源的开发,将成为中国可持续能源发展的重中之重。
当前我国资源形势十分严峻。这些问题的解决,需要立足于我国的国情和整个社会经济发展要求,有区别地选择最适宜的资源战略。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副主任陈清泰说:“必须承认,中国确实面临十分严峻的能源挑战。中国必须高度重视能源安全,尽快制定能源发展战略。”
当前持续发生的能源“三荒”再次告诫我们,我国并不是一个能源富裕的国家,节能降耗至关重要。陈清泰甚至提出:为确立节能的战略地位,建议把节约资源提升至基本国策的高度,将“控制人口,节约资源,保护环境”并称为新时期的基本国策。
2003年11月,由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课题组完成的一份能源发展研究报告——《国家能源战略的基本构想》。不久,由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课题组举办的一个关于中国能源战略的研讨会又于2003年岁末悄然召开。有专家透露说,为保障2020年国民经济实现翻两番的宏伟目标,中国正在加紧研究制定自己的可持续矿产资源发展战略。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产业经济部副部长冯飞,作为《国家能源战略的基本构想》的主笔人,对调整和优化我国能源消费结构提出如下建议:逐步降低煤炭消费比例,加速发展天然气产业,依靠国内资源满足国内市场对石油的基本需求,积极发展水电、核电和先进可再生能源,利用20年时间,初步形成结构多元的能源消费格局,使优质能源比例明显提高。
前不久,中国社科院世经政所国际战略研究室对我国的能源矿产战略对策进行了战略评估。研究室认为,我国目前的石油安全形势严峻。主要表现为:储量和产量较少;需求增长过快;对外依存度较高;运输和贮存能力较小;从俄罗斯、哈萨克等国输入石油项目受阻,从中东地区进口石油显得越来越重要;随着我国未来经济社会持续快速发展,石油消费也将不断上升,而受资源制约,我国未来石油产量难以显著增加。因此,我国石油依赖进口已成定局。伊拉克战争之后,世界石油业开始步入一个微妙的势力重划阶段,我国的石油战略也必须作重新调整,以应对这一挑战。
关于我国的能源矿产的战略对策,研究室认为,我国应尽快实施“开源、节流、重储、保运”的能源安全战略规划。
“开源”包括对外和对内两方面。对外开源,就是要开辟俄罗斯、西非、中亚、中南美以及东南亚等地的新油源,尤其应该抓住探明石油储量增加最快的非洲地区的新机遇,充分利用国际石油资源,以避免资源地单一可能带来的风险。对内开源包括:勘探和开发我国东南海洋石油资源;大力推动能源多样化,尤其要充分利用我国煤炭优势,开发和推广煤炭液化技术,以替代石油;切实保护好我国的煤炭资源,尽快制止各地小煤窑的野蛮开采,将全国的煤炭开采都纳入国家统一规划和管理,并且尽快解决新疆等地煤炭自燃的资源灾害;积极发展水电、核电以及热核发电等能源。
“节流”就是要注重对石油资源的有效控制,积极实施节能措施。
“重储”就是高度重视石油战略储备问题,尽快规划和建立战略储备基地和商业储备基地,以提高石油突发性供应中断和油价大幅度波动的应变能力。
“保运”就是要保障石油资源地和储备基地之间的运输线,要特别重视海上运输线的保障,尽快改变我国进口石油运输的80%以上由国外航运公司承运,而我国航运公司的90%运力却在为国际市场服务的矛盾现象,将石油运输权控制在自己手中,使石油运输这条“生命线”更安全可靠。
有关专家认为,我们未来的能源安全无非依赖于四种模式:发掘现有的能源储量;海外开采;直接进口;能源替代技术。事实上,我们也许无法找到在这四种方案之外更多的解决方案。

Copyright(c)2004 chchi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中国化工资讯 北京赛潮文化发展有限公司

E-mail:saichao@263.net